首页 > > 正文

蒋谈廿四史(134):刘邦用人值得后世经营者永远学习

——读《汉书》卷四十《张陈王周传》随笔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蒋丰

 

班固的笔触悄然伸向汉初功臣张良、陈平、王陵、周勃以及他的儿子周亚夫,形成《汉书》卷四十《张陈王周传》。司马迁在《史记》中把张良、陈平、周勃分别列于“世家”,把王陵、周亚夫的事迹附在其后,内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敬佩与同情。而班固在《汉书》则显得有些莫名奇妙的冷漠,对周勃父子遭遇的两代皆为阶下囚的事情碰都不愿意碰。这是一种入狱就是坏人的“先入观”?还是“政治正确”的一种“自保”?我也搞不清楚。

此前,我每每读到班固抄袭司马迁的文字,总有些嗤之以鼻,或者心中生厌。但是,读多了,似乎也就习惯了,反而把它当作“学而时习之”的好机会,内心也就不再持续地纠结。没有想到,在读史书中的见怪不怪,也成为改变心态的一种方法。读史,原来如此有益。

此前刚刚读了《汉书·萧何曹参传》,为那段“沛公至咸阳,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萧)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沛公具知天下厄塞,户口多少,强弱处,民所疾苦者,以(萧)何得秦图书也”的记述而感动。所有“经营者”,都希望员工能够补自己所不足。

现在,再读《汉书·张陈王周传》,得知“沛公入秦,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以千数,意欲留居之。”这个时候,胸有格局的张良勇敢地站出来提出不同意见,“夫秦为无道,故沛公得至此。为天下除残去贼,宜缟素为资。今始入秦,即安其乐,此所谓‘助纣为虐’。且‘忠言逆耳利于行,毒药苦口利于病’”。结果是“沛公乃还军霸上。”试想,刘邦如果身边没有萧何、张良这样两位“人才”,将会增加多少坎坷、平添多少苦头?!

这里,说到底,还是用人的问题。时至今日,我们在许多企业里面也还是可以看出:使用听话的“庸才”,经营者可以享受那种“被尊重”的安稳,但事业却总没有那种如愿的发展,与他人相比的时候就总无法抹去内心的焦虑;敢于使用有个性的“俊才”,能够不断地为自己“补短”,为事业“补缺”,才能够有“爆发式”的增长与发展。当然,这也不是谁想努力一下都可以做到的。否则,那就都成刘邦了。实际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有些你可以做得到,有些你即使如何吭哧瘪肚地努力、如何大笔一挥地封官许愿、如何慷慨大方地给股份涨工资,如何故意做作地表达自己大度,如何不惜一切地加大投资,做出来的事业也是“不死不活”的,也达不到自己所要求的效果。为什么?就是你心中那个永远都存在的“疑”字,成为你用人的镣铐!急,也是没有用的。

对周勃与周亚夫父子先后沦为阶下囚的事情,我也不谈了。我并非冷漠,而是不喜欢过多谈论“负能量”的事情。(2020年8月17东京“乐丰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