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蒋谈廿四史(90):商纣王末年三种进谏方式值得深思

——读《史记》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随笔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蒋丰

同样是一位女性,她给帝王做妾的时候,生下来儿子就无法成为太子;她成为帝王正宫的时候,生下来的儿子尽管不是她的长子,却可以被立为太子。这算是公平还是不公平呢?这种事情发生在商朝的末年。

司马迁在《史记》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中告诉人们:这位女性,在给商朝第二十八代帝王——武乙做妾的时候,生下了儿子微子,却无法做太子,而当她升为武乙王的正宫以后,生下的儿子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太子,以后成为了商朝末代帝王——商纣王。

这个时候,眼看着皇弟“淫乱于政”,作为生不逢时的皇哥微子就数次进谏,皇弟——商纣王全然“不听”。他们不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他们也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是同母同父的兄弟,只是因为母亲在父亲身边时地位不停地发生着变化,他们兄弟之间就拉开了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这些,显然是那个戕人的制度造成的。但是,对于微子来说,这份手足的情谊还在,他曾经因为想着皇弟“终不可谏”而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但最终未忍离世。眼看着皇弟“湎于酒,妇人是用”,他选择了一条离开皇弟身边的道路——亡。

箕子,有的人说他是商纣王的叔父,有的人说他是商纣王的哥哥,司马迁采取了一个模糊的说法,说他是商纣王的“亲戚”。就是这位亲戚,看着商纣王开始奢侈地使用象牙筷子的时候,就知道国家从此无望了。他进谏,纣王自然不听。有人劝他离国出走,他却说“为人臣谏不听而去,是彰君之恶而自说于民,吾不忍为也。”最后,他是装疯为奴了。这里面,让人们看到那温馨的亲情,也看到一种“愚忠”。

还有一位王子比干,也是商纣王的“亲戚”。他不赞成箕子装疯为奴的做法,认为“君有过而不以死争,则百姓何辜?”他采取了激烈的毫不留情面的“直言谏纣”的方式。当然,他最后也死得很惨,被商纣王剖腹剜心而死。

当时,就有人把微子、箕子、比干称为商纣王时代的“三仁”。而后世官员也把微子“进谏不成就出走”、箕子“进谏不成就装疯”、比干“进谏不成也要谏”的三种不同方式视为官场不同的生存方式。有人曾问我:“蒋老师,您赞成哪一种进谏方式?”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内心中则环绕升腾着一种悲凉、悲愤、悲壮的情感。遇到不能够纳谏的君主,那就是时代的悲哀、历史的悲哀,任何进谏都会付出不同程度的生命代价。如果懂得了生命的价值,如果认为君主的生命有价值,那臣下的生命同样应该有价值。不应该用生命与生命碰撞、对冲的方式去进谏,尽管那样可能在历史上留下美名,但生命比美名更加重要。

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反对我这种意见,但我依然认为保存生命是最重要的。读史,未必都要读出相同的结论。(2020年7月4日写于东京“乐丰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