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蒋谈廿四史(88):陈国君主追求感官快乐和价值观突破

——读《史记》卷三十六《陈杞世家》随笔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蒋丰

 

比起司马迁《史记》中的《陈涉世家》,我对《史记》卷三十六《陈杞世家》可以用“一无所知”来形容。当年,我在大学读书的时候,还是中国史学界研究农民战争史高峰刚刚过后的时期,对于写有中国封建社会第一场农民大起义——陈胜吴广起义的《陈涉世家》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因为司马迁也说“杞,微甚,不足数也”,说他们“小,不足齿列”,我就对《史记》里面的《陈杞世家》匆匆翻过了。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可能喜欢对恢宏历史的叙事;上了年纪以后,可能才会喜欢上“历史的碎片”。如果说一根杠杆可以撬动地球的话,一个“历史的碎片”可能是历史转折的重要契机。

即使是爱好中国历史的人,大概能够知道春秋战国时代的陈国、杞国的也不多。好歹是一个“国”,怎么忽然就销声匿迹了呢?司马迁看似“八卦”,在写陈国的时候,轻轻地用一杆笔挑开了陈国宫闱一幅又一幅厚实的内幕,试图在回答着这个问题。

司马迁告诉人们——陈厉公娶蔡国之女为妻,不知是蔡女思乡心切,还是陈厉公不够温柔,反正是“蔡女与蔡人乱”,与同胞又搞了起来。这个陈厉公也很奇葩,没有惩罚自己的老婆和奸夫,而是频繁出国——到蔡国“淫”——乱搞女人。到了公元前700年,被陈厉公所杀的桓公太子免的三个弟弟,大的叫跃,二的叫林,小的叫杵臼,一起合谋让蔡人用美女引诱陈厉公,然后三个人与蔡人一起合力杀掉了陈厉公。这真的是“好淫而丧生”啊!

司马迁告诉人们——公元前600年,陈灵公和陈国大夫孔宁、仪行父一起与夏姬通奸,他们荒淫到贴身穿着夏姬的内衣在朝廷中嬉笑。当大夫泄冶进谏劝说:“国君和大臣如此淫乱,让人民如何效法?”陈灵公居然让孔宁、仪行父把泄冶杀死。到了公元前599年,陈灵公和孔宁、仪行父在夏姬家饮酒取乐。陈灵公对二人开玩笑说:“夏姬的儿子夏徵舒长得像你们”,言外之意是夏姬喜欢淫乱,跟你们两个有瓜葛,她的儿子才会长得像你们。没有想到,这两位臣下立即反唇相讥说:“他长得也像您。”一直站在旁边听着的夏徵舒心烧怒火。等到“灵公罢酒出”,夏徵舒藏在马棚门口一箭射死陈灵公。吓得孔宁、仪行父匆匆逃往楚国,陈灵公的太子午也逃往晋国。夏徵舒自立为陈侯。这就是陈灵公荒淫失国的事情。

读这样的历史,内心会感觉沉甸甸的。说起来,陈国君主也是远古“三王”尧、舜、禹中尧的后代,身上应该也有“红色基因”,也应该受过不少“传统教育”。但是,他们不但已经忘记初心,更展现出一种难以细述的荒淫无耻。感官的快乐与冲破价值观束缚后的那种解脱感让他们无视一切。我想,司马迁写这些并不轻松,他内心应该是希望“其恶可以戒后”的。(2020年7月2日写于东京“乐丰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