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评> 正文

疫情下日本媒体政治正确的勇敢和冷漠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蒋丰

 

日本这第二波疫情,和第一波有着明显的不一样——大家都好像“躺平”了。日本全国在过去一周新增人数达到了3400人之多,东京也接连数日刷新了确诊人数的记录。然而人们通常只是发出“哇,这么多”的感叹,之后又迅速回到工作和生活中。

不仅是民众,日本政府也像是“躺平”了。《北海道新闻》做了一个对比,“安倍首相在2月份国内感染扩大之后,一共有9次记者会见;但是自从6月18日国会闭幕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此外,也没有出席每周一次的国会委员会闭会审查。Go To Travel(全国性的旅行折扣)方针转换出现争议,也没有积极承担说明责任。”这篇报道还指出,不论是东京日新增感染者超过200人,全国日新增时隔4个月超过600人、东京日确诊人数刷新纪录达到293人,首相都没有召开记者会见。现在,北海道又再次出现了集体感染事件,全国对于防疫和经济重启如何兼顾的问题一直感到不安。

有日本媒体认为,不开记者会是为了尽可能回避被追责。但这种说法回避了一个事实:自7月3日起,日本熊本县为中心的九州和中部出现集中暴雨,洪水泛滥、人员伤亡、房屋道路毁坏、供电中断、农林经济受害严重。安倍首相也于7月13日抵达熊本南部灾区视察,21日抵达广岛视察。

日本媒体还指出,首相曾向近旁的人表示“不想召开秋季临时国会”,至于是真是假也无从确认。只是,在灾区复兴紧迫的背景下,围绕着一个并非没有其他自民党高层、政府机构出面说明、调整的Go To Travel,硬让首相承担说明责任,反倒透出了一丝媒体的冷漠,和孰轻孰重的混乱认知。

当然了,追责最高位的首相总是政治正确的“勇敢”。昨日《半泽直树》第二部播出,不禁让人感慨,有时政坛里的精神和《半泽直树》里“部下的功劳是上司的;上司的过错是部下的”全然相反。

日本疫情之初,北海道成为最先爆发的地方自治体。人们认为铃木直道知事率先发布停学要请和紧急事态,展示了地方自治体的灵活应变,更突显了中央政府拿出政策的迟滞性。由是,北海道疫情的控制之功劳全然归于北海道知事的果决,而且是为日本中央政府的无能买单。

媒体也倾向于忽略,要统筹47个都道府县状况以发布要请的中央政府,必定会比只为一个自治体负责的政府动作缓慢——这也是地方自治的重要性。然而在事实上的第二波疫情袭来时,这一责任又被归罪到了安倍首相代表的中央政府。

纵观全球各国,比日本政府控制疫情更有力的国家并不多。这大概和媒体的穷追猛打也有关系。作为要承担监督职责的媒体,自身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可能做到”的,什么是“不必追求”的,这一的标准,放在全球范围内看,自然清楚明了。否则,只会把被监督者赶到天平的某一端导致失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