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评> 正文

中日关系迎来应对严峻考验的关键时刻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蒋丰

关心中日关系动向的人都知道,经过中日两国多年的努力,从前年以来,中日关系渐渐地趋善向好、相向而行,到去年6月底20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向前来参会的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发出作为国宾访问日本的邀请,双方达成今年樱花时节访问日本的共识,中日关系终于出现了雨过天晴般的景象。进入2020年,面对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中日两国从政府到民间、从企业到团体,也曾经相互帮助、相互守望,彼此大量的捐献防疫物资,积极推动了中日关系的发展。

但是,最近风向有所变化。日本方面小动作频频,噪音连连。归纳起来,有这样几个方面。

第一,日本加大指责中国公务船巡航钓鱼岛海域的嗓门。本来,2012年日本对钓鱼岛实行了所谓“国有化”举措,单方面改变了现状,让中日关系降到1972年恢复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点。中方采取反弹举措,开始了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持续巡航的举措。对此,日本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日本政府最近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高调指责中国公务船到钓鱼岛海域来的次数多、驻留的时间长、船的吨位在加大、武器的规模有变化,渲染“中国威胁论”,误导日本国民的对华认识。

第二,在新冠肺炎疫情问题上把中国称为“震源地”,玩弄“日本版”的“甩锅”。当美国把中国称为是新冠肺炎疫情“发源地”的时候,日本就将中国称为是“震源地”;当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横加指责,表示“退群”的时候,日本就指责世界卫生组织“偏袒”中国;一些有话语权的人物更是连篇累牍地在媒体上发出日本要在经济上“脱中国”的论调,重弹安倍晋三对日本企业海外投资“中国加一”的建议,试图破坏中日关系的经济基础。

第三,在香港问题上粗暴地干涉中国内政。当香港版国安法通过以后,日本政府表示“关切”、“忧虑”、“遗憾”,召见中国驻日本大使传递其声;执政的自民党更是以“党”姿态指责中国,试图给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尽管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表示“日本对邻国的政治行动不应该说三道四”,但日本自民党中枢仍然动作频频。

第四,玩弄“国宾访日牌”试图激怒中国。本来,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而再、再而三邀请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作为国宾访问日本,实现中国国家主席时隔十年的对日正式访问。现在,日本从执政党到政界、从媒体到右翼组织,不断地发出什么“撤回邀请”、“不宜访问”等等奇谈怪论,破坏了高层出访应有的气氛。

外交,从来是为维护“国益最大化”服务的。当中美关系出现挫折的时候,日本作为美国的同盟国,一定也是必须地选边站队到美国一边,这样才能维护日本的“国益”。中日关系之所以负面动向连连,与近来中美关系是直接挂钩的。

外交,从来是内政的延续。眼看着因为各种丑闻导致“安倍一强”政权基础的动摇,眼看着日本经济难以适应复杂局面带来的“负增长”,眼看着被安倍晋三视为凝聚振奋日本民心的东京奥运会无法如期举行,眼看着“后安倍时代”首相候选人激烈的争夺,眼看着安倍晋三视为“命脉”的修宪难以实现,日本试图转移视线,在中日关系上玩一把火。

日本共同社在6月29日的评论中指出,“在此情况下,首相安倍晋三自夸‘已重回正常轨道’的两国关系有可能倒退至之前的冷淡状态。”我个人认为,中日关系正在迎来一个应对严峻考验的关键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