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谱写桐木的温暖柔和,倡导桐木空间生活的匠人

——记桐建材株式会社社长吴达仁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蒋丰

 

桐木(泡桐),从千年前中国大唐王朝时代飘洋过海传入日本,因轻、软、韧的木材性质受到日本社会的青睐,甚而被奉为“神木”。古都奈良的正仓院里至今完好地保存着一把唐代开元年间用桐木制作的金银平文琴。桐木在日本的传统文化中具有美好的寓意,在古代,凤凰与桐木在一起被誉之为“瑞禽嘉木”,“桐竹凤凰”是吉祥的象征,用桐木制作的诸如神乐面具、筝、箪笥(和服衣柜)、木屐等至今仍随处可见。桐花在日本传统文化中寓意着高贵、荣耀和权力。在古代被用作皇室、大名、大臣、武将的家纹。在现代也是政权的至高代表,内阁总理大臣章、皇宫警察本部、法务省都使用五三桐纹章。日本天皇向社会著名人士颁发的“旭日章”系列的最高级别就是“勋一等旭日桐花大绶章”。

在崇尚精致、细腻、优美的日本,有一位对桐木“知之深,爱之切”的匠人,他二十余年如一日钻研桐木,被称为“最爱桐木、了解桐木的人”。他的目标,就是致力于将温暖柔和的桐木产品带到人们的生活空间之中。这位桐木匠人设计生产的桐木产品屡夺日本业界大奖。其中,以「KIRIRAKUNE」为品牌的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以完美设计和精良的制作享誉匠人国度,不仅荣获2018年日本GOOD DESIGN大奖,还从2014年到2020年期间三次获得IDS设计大奖的奖项,此后更是被“眼高于顶”的百货公司请入殿堂的常客,销往日本东西南北各地。这位来自中国、享誉日本的桐木匠人,就是旅日30年、打拼30年的新华侨——吴达仁。

 

鸦啼露滴桐

与“匠人之乡”巧结良缘

“格物致知”的匠人始终受到日本社会的尊敬。然而,成为一名桐木匠人,是来日本之初的吴达仁绝对没有想到的。从中国的湖南师范大学美术专业毕业后,吴达仁于1990年4月下决心东渡日本,1992年考入新潟大学大学院教育学研究科,攻读美术教育专业硕士学位。

这是一片广袤的鱼米之乡,安宁、静谧,大地四季如锦,吴达仁告诉记者,初到新潟时他想的还是毕业后一定要去东京打拼。2年多的学习生活里,新潟四季如画的美景、善良淳朴的居民、安静清新的生活环境却如润物无声的春雨,渗入了吴达仁的心田。认真完成课业之余,作为当地并不多见的外国留学生,他积极地和各行各业的日本人打交道,在人情浓厚的新潟结交了很多朋友。

2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一个偶然的机遇,吴达仁经朋友介绍将画作展示给TWINBIRD工业株式会社一位高管。当场便得到工作邀请,“你来我们公司工作吧。”就这样,吴达仁留在了日本。

这家公司主营家用电器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吴达仁专业完全不对口,却成了该企业的第一名外国人员工。记得当时,公司的海外调度科负责人一看履历书,就对他冷冷地说,“你这小子什么都不懂啊。”他呢,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我来到日本社会,进入这家公司,正是打算从零开始的。如果我全都懂了,或许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工作了。现在我就是一张白纸,在学习、接受事物上没有任何抵抗。”吴达仁坦述的“白纸心态”,在这家公司里得到认可,从老板到前辈、从同事到新人,都愿意与他交往,都愿意教他。日本企业的工作强度大、节奏高效,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吴达仁负责的工作更是如此:需要每天盯着上千种产品的零部件库存,及时追加订单,负责采购以及和中国、韩国、香港、台湾等海外客户的沟通。工作内容十分繁杂,精神压力也很大。但是吴达仁以其出色的工作,获得了公司上下的普遍赞扬。他在回顾这段工作经历时说道,“这段日企工作经历让我受益无穷。我不但因此养成了良好的工作习惯,凡事有计划性地安排,也学习到了日本企业文化、敬业精神。在这里工作的4年比上4年大学学到的东西还要多。”

 

 

缺月挂疏桐

毅然抛弃“铁饭碗”

持续4年的高强度工作,虽然让吴达仁感到有些身心疲惫,但也体会到工作带来的成就感,然而他个性中的自由洒脱和渴望创新的天性却无法得到施展。恰在此时,在商品开发部门工作的日本同事久保决定跳槽到一家桐木家具工厂,并约他一起去了解情况。去之前,吴达仁专门查了查桐木的资料,心里十分惊讶:桐树在中国广阔的中原地区十分常见,由于桐木材质轻而软的原因在中国历代的家具木材中没有地位,也没有受到重视。但是,就是这样轻软材质的桐木,在日本竟然可以用来制作70万到200万日元传统的高级和服衣柜,还被用作室内建筑装饰用的材料。顿时,他对这种源于祖国的木材产生了敬意。久保也劝吴达仁一起跳槽到桐木家具工厂工作。经过深思熟虑,吴达仁心中萌发的对桐木的兴趣促使他下定决心转职。这成了吴达仁踏上桐木“匠人之路”的起点。

从今天的视角回望,许多人会认为吴达仁是受到了“使命的召唤”:在中日两国经济发展差异仍旧较大的1999年,一位在日外国人竟毅然放弃大企业正式社员的铁饭碗,要去一家陌生领域的小公司、小作坊,真的是不可思议。

“来了一个新的中国人,很聪明。”桐木家具工厂的老板和他聊天几次后,对负责木工机械设备的员工这样说。吴达仁原以为自己是来负责最拿手的调度管理岗位,却被指派去生产一线,担任公司新开设的桐木地板生产工厂的厂长。当时桐木地板的生产处于起始阶段,这个工厂在日本是最早制作生产桐木地板的工厂,厂长既是领头人,也是普通工人,需要费心,更需要费力。

迎接新厂长的是他从来没接触过的五花八门的木工机械。这不仅没让他退缩,反倒激发了他好奇、好学的内心,拿起本子一边学、一边记。由于接受过系统、专业的绘画训练,脑中能迅速构出物体的三维空间效果,这样的能力使得吴达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能熟练操作工厂内所有木工机械设备,特别是能准确地调设装配地板加工用的刀具。一般的人,则需要花费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荒亭荫疏桐

创业失败再出发

在桐木家具工厂,吴达仁初步了解了桐木的特性,温暖柔和、纯朴自然的桐木深深地吸引了他。由此,吴达仁深深地爱上了桐木。

用桐木做的地板,表面纹理细腻清晰自然,质感如丝绸般轻柔滑爽,柔软的材质带给人柔柔的触感,又因桐木具有良好的隔热防火性能,用桐木铺设的居室能让人享受到生活中最理想的温度和湿度,在节能安全的同时,更让人感受到冬暖夏凉、舒适自在。桐木环绕的空间,温馨柔暖犹如母亲的怀抱,吴达仁称之为是“爱的抚摸”。

温暖柔和在任何时候都是人类生活中最重要的元素——这就是桐木的最大魅力。

在桐木家具工厂工作了4个月后,吴达仁希望自己能更有效地把桐木活用起来,第一次决定独自开辟事业:从中国进口桐木,在日本市场上销售。踌躇满志,但这一次的创业经历并不顺利。他遇到了两道意料之外的屏障。

第一道屏障是具有日本特色的流通领域。日本流通领域是一个闭环,运营者首先是需要把高于货物本身价格的4倍资金压在生意里,且资金回收大约要在2个月到1年不等。要知道,建材公司和建筑公司之间有着牢固的家族性的依存关系,如果建筑公司无视这种依存关系就会被整个建材行业排斥。初出茅庐的吴达仁难以渗入其中,即使提供的桐木地板物美价廉也很难打进建材市场。

第二道屏障是发现自己对于桐木的认识还不充分。特别是缺少建筑知识。“我只知道这种木材很好,却不知道在建筑中怎样更好地使用,不知道怎样让人们认识到它的好处。”

推销桐木毫无进展的半年过去了,吴达仁却在这期间结识了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这家公司的老板被他对桐木的热情所打动,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公司施展才能。1999年12月,吴达仁果断处理了库存,进入了这家以建造纯木房屋为主的建筑住宅公司Yume House工作。

有梦想、有方向的人,每一次失败都会被行动化作新的台阶。在这家公司,吴达仁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公司的施工工地上,向日本建筑木工匠人讨教,学习房屋建筑施工方法,从施工现场的加工工艺中得到启发,而设计了独特地板槽的加工刀形。经吴达仁设计加工的桐木地板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因此受到建筑木工匠人们的称赞。

建筑公司近两年的工作,使吴达仁对桐木的特性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桐木导电率低,具有独特的不连接的纤维构造,纤维与纤维之间有空气隔层,因此不受温度高低的影响,不会表面结露结霜,有调节空气湿度的作用,作为室内装饰建材而言是十分经济环保的。吴达仁更加喜欢上这种自然素材,同时他也认识到,木材特性的不同,其设计思路、加工工艺也是完全不同的,桐木应该有其自有的加工工艺和设计,它是与众不同的。为此,他摸索出了一套适合桐木的设计思路和加工方式。

可以这样说,在日本过去和现在,虽然有上百年历史传统桐木箪笥的生产商,却不会去加工制作建材和家具,也有非常了解建材和家具设计的专业人士却不了解桐木的特性,唯独没有横跨两界的人才,这就是桐木在日本止步于“传统桐木箪笥”等有限用途,从未把桐木箪笥的制作工艺广泛用到人们日常生活中去的主要原因。

吴达仁不断钻研学习,凭借对桐木的了解和加工手艺,成为填补这一空白的新华侨桐木匠人。2004年,吴达仁创立桐建材株式会社,再次扬帆起航。

 

白鹭惊丝桐

成为出色的桐木匠人

人们常说,未来由过去决定,挫折和艰辛是成长的阶梯。当初看起来诸般不顺的事业发展,回顾时每一步都具有印痕般的意义。这也要归功于吴达仁在逆境中也没有放弃梦想和热爱的事业。

在桐木家具工厂和建筑住宅公司工作时,吴达仁接触认识了许多日本全国各地著名的建筑公司,优秀的建筑设计师及建筑木工匠。这位对桐木充满热爱,能够将设计师们发送过来的平面图理解并重新绘制为立体图返回给他们的中国人,令日本同行们十分敬佩而印象深刻:“他不仅仅是在销售建材,还懂得怎样用建材来施工。”

吴达仁自立门户后,这些设计师仍旧和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就这样,许多日本建筑设计师在和吴达仁的交流之中认识了桐木,理解了桐木,也同样喜欢上了桐木,可以说是桐木让他们成为知交。日本室内设计协会JIPA会长霜野隆就是其中之一。在他的介绍之下,2005年,日本积水住宅株式会社建造的名古屋市内的一家康复中心,采用了吴达仁设计的桐木地板和制作的桐木室内门,整个设施室内装修使用了桐木。2006年,著名的旅日法国设计师GWENAEL NICHOLAS在东京市涩谷区的家中也全部采用桐木匠人吴达仁提供的桐木地板。

为什么吴达仁提供的桐木地板这样受青睐?因为他不是单纯地“贩卖”桐木,而是根据每一栋建筑物的实际情况独具匠心地进行设计和制作,使桐木在特定的环境中发挥最大的美观性、舒适性、耐用性。正是因为这种精细而务实的态度,吴达仁得到每一位客户的认可,进而得到了日本社会认可。会津大学曾经围绕如何振兴福岛县内的桐木产业拜访请教过吴达仁,伊豆木材市场也曾邀请吴达仁详细讲解桐木特性和加工使用方法。

 

(2018年荣获日本Good Design大奖;2020年荣获新潟IDS设计特别大奖)

 

桐树依雕檐

设计轻便桐木折叠床

吴达仁的梦想,是让人们感受由桐木构建的生活环境之舒适性。这意味着仅仅发展地板和墙板的建材事业还不够。于是,他又开始了学习之旅——到柏木工株式会社总部,跟随日本一流设计师岩仓荣利学习家具的设计,同时也在这里了解了木材制作为家具的整个流程。

每年4月,大批的学生从高中进入其他城市读大学,也有毕业生进入职场工作,此刻的他们都离不开重新租房和购置家具,因此生活必备的床、小茶几、电视桌是最畅销的物品。于是,吴达仁开始构思设计桐木床。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床要足够轻便,使用时不压坏榻榻米或木地板,搬家时也要能轻松搬动;日本生活空间较小,床也要能够折叠收纳,腾出更多的生活空间。一向将事情认真做到极致的吴达仁,在开发这样一款产品时也花费了不少心血,但推向市场的难度却比较大。想要从众多设计师、厂商的设计中脱颖而出,设计出更优质的床固然很难,但要从中获得足以维持事业的利润更加不容易。

契机出现在2011年的3月。3•11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福岛核电站也发生核泄漏事故,社会一时陷入恐慌之中,关东地区的一些居民甚至不敢喝水。吴达仁的一位东京朋友来电话求助,能否带着哺乳期的孩子到新潟借住一段时间。他自然是一口答应,并从仓库里翻出了桐木床的样品让朋友安顿下来。受地震的影响,众多日本人到避难所避难,生活条件十分艰难,甚至只能睡在瓦楞纸箱做的“床”上。吴达仁内心的责任感又再度被唤起,告诉自己必须要再努力一番,让桐木折叠床更普及,今后能够服务这个社会。

几经考察,吴达仁重新改良了设计,采用了拥有国际专利的万向脚轮,使桐木折叠床在打开使用时能很好的固定于地面,折叠时又能灵活移动,又完善了折叠床的力学结构设计,最大限度提高床铺的承重极限。桐木折叠床设计完成后,被送往新潟工业技术中心申请产品检测认证。在工业品测定环节,评测人员测定只有13.5公斤重的桐木床竟然能达到200公斤的承重,对此惊叹不已。为此,还推荐吴达仁参加新潟产业促进设计竞赛,简称新潟IDS设计大奖评选。

在不断改进下,以「KIRIRAKUNE」品牌命名的这个堪称日本第一轻量的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于2011年问世,并于2014年的评选中斩获新潟IDS设计大奖奖项,吴达仁是当时唯一一位获奖的外国设计者。此后,又两次获得该奖。2018年,首次参加日本Good Design大奖评选就光荣地抱奖而归。

在获得2020新潟IDS设计特别大奖时,主办方是这样介绍的,“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自研究开发、制作贩卖以来,已有9年的岁月。在受到日本囯内市场消费者好评的同时,也不断听取吸收消费者的意见,不断改进完善,已是日本国内市场中经久不衰的产品和品牌。它以轻便实用的特性迎合了各个层次的消费者,特别贴合高龄化时代的需求,为日本社会做出了特殊贡献。”这一评价是日本社会对吴达仁这位桐木匠人的肯定。

好产品需要叫好也叫座,优越的产品设计也需要市场的认可。迄今为止,日本已经有500多家酒店旅馆采用了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这其中包括著名百年老字号的温泉旅馆——加贺屋。日本最大型旅游公司JTB商事直接与桐建材株式会社合作,在日本各地温泉旅馆导入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日本大型百货公司高岛屋、及最有名的专卖店东急手创也相中了这个桐木折叠床,邀请它入驻展出。

对于桐木折叠床在日本的热卖,吴达仁总结说:“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在日本社会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其轻巧方便,迎合了日本人以榻榻米为主的传统生活习惯,日本住房面积较小注重空间的有効利用率,高龄社会中老年人更需要轻便柔和的家具等因素,所以能成为经久不衰的产品。”

(2020年,吴达仁凭借桐木折叠床荣获新潟IDS设计特别大奖;前排右起第二位为吴达仁)

 

楼外桐荫转

支撑绿色经济和脱贫攻坚

在新潟这片土地上,吴达仁脚踏实地,二十余年来在桐木产业中不断开发创新,坚持做实事、做实业,以自己的梦想和热情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桐木事业。

桐建材株式会社的桐木地板、移动式轻便桐木折叠床已经在日本获得了极高的声誉,吴达仁还在开发产品上继续努力着,推出了Bin Style家具系列,涵盖生活所需的家具产品。桐木地板、轻便折叠床和Bin Style家具共同构成桐建材株式会社的三大支柱。同时,桐建材株式会社在中国北京、上海、广州等多个城市设置了用桐木装修的体验展示空间,丰富多样的桐木产品正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谈到桐木,其实也有吴达仁的一片爱祖国、爱社会的心。他说,“桐树成长速度快,十几年即可成材。作为经济林,只要能够在一个社会中完善桐木产业链,可以很好地带动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

众所周知,一位和桐树有着特别关系的人物在中国家喻户晓——前河南省兰考县的县委书记焦裕禄。兰考是当年出了名的贫困县,为了早日实现脱贫致富的目标,焦裕禄高瞻远着地大力提倡种植环保经济的桐树,“今朝植得泡桐旺,明日招来金凤缘”。如今五十多年过去了,桐木产业已成为兰考以及菏泽地区的主要产业之一。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曾于2009年视察兰考时亲手种下一棵桐树,五年后更是一年中两次亲临兰考,充分肯定了兰考脱贫的成绩,并号召全国党员干部学习焦裕禄精神。“意莫高于爱民,行莫厚于乐民”。这是焦裕禄的精神,也是桐木匠人吴达仁的理想。

桐木的建材和家具也被认可为绿色经济产业链。目前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正在计划邀请桐建材株式会社入驻展厅。这与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号召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相契合。

中国的经济在飞速发展,中国消费者的观念也在不断提升着。今后,消费者选择生活空间和家具的着眼点必将是以人为本,从舒适、环保、安全中入手,这种返璞归真的趋势其实已在多个领域有所体现。

吴达仁说:“我一直致力于将经济环保的桐木有效运用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营造出一个冬暖夏凉、舒适节能的家居空间。桐木在日本广受欢迎是因有传统文化的影响,以及现代社会日本人对自然高品质生活的追求需要。而今天的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也使人们更加注重家居空间的个性化、舒适化,同时也在追求自然环保高品质生活。所以我想把自己多年来积累的桐木加工技术及温暖柔和的桐木产品带回中国,在今天富裕的中国倡导经济环保自然纯朴的生活理念,让更多的人来享受健康安全的桐木生活空间,让桐木造福中国。”

 

采访后记

近年来,中日两国社会交流频繁,“匠人精神”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亮点。吴达仁在日本成为新华侨桐木匠人的人生经历,是非常特殊的,也是非常经典的。吴达仁热爱桐木,更是把自己的人生走成了桐木的样子:桐木从中国而来,在日本社会成为“神木”;吴达仁从中国来,成为日本社会尊重的新华侨桐木匠人。如桐木一般成长迅速,性质温和,将吸取的热量回馈给身处的环境。摄影:本报记者/张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