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 正文

汪先恩:中医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很有意义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乔聚

目前,日本正处在防疫抗疫的关键阶段。据记者了解,中国武汉等地的临床实践表明,中医药在治疗新冠肺炎的过程中能发挥一定作用,日本的顺天堂医院也在积极借鉴中国的经验。

为此,《日本新华侨报》采访到顺天堂医院准教授、旅日医药专家汪先恩博士,请他谈谈中医药如何防治疗新冠肺炎。

 

 

 

顺天堂医院也在采用中药治疗新冠肺炎吗?

汪先恩:顺天堂是代表日本医疗水准的医疗机构,目前有6个医院,虽不是传染病医院,但随着新冠肺炎患者的增多,也在积极收治患者。顺天堂使用汉方治疗新冠肺炎,是中日医学交流的体现。顺天堂大学理事长小川秀兴先生,兼任日中医学协会The Japan China Medical Association)的理事长,非常重视中日医学交流。在中日友好医院等把中国治疗新冠肺炎的经验提供给顺天堂后,小川理事长与高桥和久院长、佐藤信纮前院长等商议,决定把中国的中医药经验,运用到新冠肺炎治疗当中,指示我制定汉方治疗方案。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是由呼吸科和感染科的西医担当,因此方案首先要用他们能懂的语言说明,其次是简单化,可操作性强。

 

在日本推广和使用中医药的困难是什么?

汪先恩:主要是法规问题。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詹孔朝总领事和胡志平公参等,积极推动中医药在防治新冠肺炎上的知识普及和应用,使一些患病的华人和留学生转危为安。日本中医学会的专家,如辰己洋、何仲涛、宋靖钢、鲁红梅、马骥、王全新博士等,也在推动中日中医交流和养生防病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日本药事法的限制,中国的中药制剂很难在日本医院得到应用。

 

您在制定汉方治疗方案时,借鉴了中国哪方面的经验?

汪先恩:与张伯礼院士等的交流,令我受益匪浅。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刘良教授团队的解剖结果非常有意义,解剖提示了新冠肺炎与SARS相比,肺纤维化很轻,但弥漫性痰栓非常严重,直接死亡原因是痰栓引起的窒息。

我自己在以往的临床实践中,观察到呼吸科有些肺气肿和支气管哮喘病人,也会出现痰阻塞这种并发症而窒息死亡,吸痰器只能吸气管的痰,吸不了支气管和肺泡中痰。一些病人出现痰分泌亢进,出现阻塞性呼吸衰竭,下了病危通知,而经过我的中药治疗,往往转危为安。深切体会到中药通过减少痰的分泌和促进痰的排泄,保护组织细胞,而发挥独特的作用,以避免出现痰阻塞性呼吸衰竭。

 

您制定的汉方治疗方案主要包括哪些内容?

汪先恩:日本经方制药比较发达,用汉方多剂配合基本上能达到目的。除预防和早期对应的汉方之外,对出现发烧等症状并确诊的病人,主要使用颗粒剂清肺汤、五虎汤和五苓散三剂联用。这些古方来源于《万病回春》和《伤寒论》,与清肺排毒汤的构成基本一致,清肺汤中还有当归,对防止高凝的淤血状态更合理。

 

 

 

日本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有哪些经验?

汪先恩:对这个病,我主张中西医融合治疗。日本也取得一些经验,如早期用法匹拉韦有效。另外,对呼吸困难的患者,采用俯卧位较好,变换体位,对痰栓的形成及缺氧有改善作用。我提出,对需要上呼吸机的患者,宜先用内窥镜去痰栓。

 

张文宏医生告诫要喝牛奶不要吃粥,引起网上极大争论,您对此怎么看?

汪先恩:张文宏医生强调加强营养的思路是正确的,但喝粥不是坏事。纽约等地的人喝牛奶很多,但疫情很重,发病跟牛奶好像没有关系。如果不过敏的话,牛奶可以喝,但粥养胃,容易消化,容易吸收,也不要排斥。总之,喝牛奶与吃粥不是对立的关系,营养平衡很重要。消化道是免疫核心部位,人体70%以上的淋巴组织在肠道,喝冰水等嗜好生冷的习惯不好。